您的位置:永利手机网站 > 艺术 > 1号学术 | 周星:当下艺术批评观念思考辨析

1号学术 | 周星:当下艺术批评观念思考辨析

2019-07-22 00:26

10月28日,“见山——李诗文作品展”将在M50艺术区的德荷艺术中心开幕。李诗文近年来逐渐完成了艺术语言从西式风景转向中国山水的创作转型。此次展览汇集了他近两年创作的20余件油画和水墨作品。 (偲琪)

图片 1

周星,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员,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副会长,中国文艺评论协会视听委员会副主任

一般而论,艺术批评似乎属于专业性强,也比较高雅的行当,因此传统冷寂和范围狭窄受限自也正常。不过时过境迁当下却意外,近年艺术批评较以往有了相当回暖的迹象,人人都做批评家,对于各种艺术现象和作品的肆意点评,使得艺术批评门槛减低,而艺术批评成为大众热点令人意外。在2016年末关于艺术批评的喧闹,导致的关于电影评论和评分的风波就是证明。推究起来,艺术批评论的热度上升,包含了文化艺术在大众心目中地位提升的缘故,人们的精神生活需求的无形提升,对于艺术的认知度就刚性增长;同时,中央基于文化精神在人民生活中的意义的强化倡导,不断出台新的鼓励支持文化艺术的政策,也推动着艺术的认知价值。于是随之出现的对于艺术文化评论热度升温,也正是艺术批评自身内在期望度增强所导致的结果。而必须强调,更为广阔的参与艺术人群,和蜂拥而上介入艺术评论的趋向,是新媒体网络的媒介发展所相关的艺术评论大众化参与热潮决定的。自媒体的自由性,让每一个人的参与评论意识得到增强,个性自由的网络评论风起云涌,形成了强大的文艺评论的繁杂状态。这无疑是好事,证明艺术被关注和艺术创作得到社会肯定的可能。

但艺术批评是什么,需要如何看待其价值,艺术批评针对什么来起作用,如何把握艺术评论的功能,艺术批评和创作之间的关系如何衡定,则又已经到了需要新的理解思辨的阶段。

不同于艺术理论的探索原理和涵盖艺术规律的理论认识与索解,认知艺术批评的性质是首要之举。显然,艺术批评是基于艺术基本原理来关照艺术创作现象的一种学科专属对象,需要必备的理论修养,也需要对于艺术创作的一定熟稔程度,还显然需要观念认知和精细的分析能力。但区别于艺术理论尤其是艺术史论研究者,艺术批评有一种专业的素养,即针对性的操作分析能力,艺术批评显然需要眼光、理论素养和精神感知的能力,也需要对于艺术有美感的判断力,艺术已经是超乎常人的创造性对象,艺术需要个性禀赋,创作的作品自然微妙而内涵丰富,没有水平难以探知奥秘。而艺术批评如果连艺术之门都不能进去,又何以进行判断分析和批评?所以,我们将艺术批评认定为是对于艺术现象、艺术创作、艺术潮流、艺术精神等等的一种针对性分析评判,客观的看待对象,剖析艺术对象和创作的得失,判断艺术对象在创作上的内涵与意义的价值等等。强调艺术批评趋向于适用对象而不只是理论抽绎,是强化针对性而不是理论假说,但显然,艺术批评却具有独特的文化眼光支撑,说明艺术批评的学理性是不可或缺的。也许,人们可以用艺术评论来取代艺术批评,但艺术评论也需要针对对象的观念和知识的运用。

接着,在这样一个意义上确认是必要的:艺术批评是一种特殊精神文化领域的思辨,所以艺术批评需要精神审视的深入性,得以超越创作现象和作品表面进行深入掏挖,也可能创造出创作者都没有客观意识到的意味和内涵,它是另外一种艺术精神生产,但不是功利性的艺术生产附庸。艺术批评和创作之间的微妙关系始终没有得到很好的辨析,在计划经济年代,艺术批评带有强烈的意识形态的强制性,有时因循于时代政治的威力,批评有着某种权利的余威,许多时候给于创作的紧箍咒和无形的威压,让艺术无所适从却只能屈服,显然这时的艺术批评是政治艺术批评,批评的批判效能显著,无所辩驳不可分析造就了批评的一定假象。后来在市场经济时代,艺术批评又走向了不能给予创作有效的市场回报而被忽略,批评悬置而被冷落,同时,批评也在一些时候为了所谓的市场推动,被收买的鼓励性批评和颂扬式评论,双重的伤害了批评,红包评论、无关痛痒的批评、无效促进市场的批评等都导致艺术批评的独立性价值被消减。时至今日,艺术批评的实质有理由回归,即应当倡导艺术批评首先是回到批评的独立轨道上来,批评不是创作的附属品,更不是炒作的工具,创作的规律批评可以阐释,但创作和批评自有各自的门道,批评分析创作却未必要承担扩大市场的作用,批评给予创作梳理思路和面对现实的得失判断,但批评是一种客观理性的范畴言说,批评者需要理解创作但不能代替创作。创作既不能要求批评为自己实现市场的利益,也无法将批评拉近到指导创作细枝末节的指导者层面。创作的形象思维取决于创作者的生活体验和技巧规律的施展,所以创作的创造性无与伦比,每一个创作者都有自身的感悟和出发点,即便题材相近,也必然有差异性的表达,百花齐放才是创作的良好局面。而批评可以解说其中的逻辑关系,也可以分析在观者的角度感受到的高低体验及其来由,却绝对不能替代创作或者带来必然的创作圭臬。但批评也就自然有百家争鸣的可能性,因为看待的角度和切入分析的视点不一样,给予创作多样化的评价也是清理自然。总之,在创作与批评的关系上必须理解其各自独立地位,在人文领域,每一个专设的分工都必然具有自身的规律性。

本文由永利手机网站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1号学术 | 周星:当下艺术批评观念思考辨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