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手机网站 > 艺术 > 我這幾年

我這幾年

2019-04-27 15:49

                                             王雷安 2012年5月

       經常會有朋友問我,你不累嗎?我說當然累了。所以在2014年年底,我辭去了記者的工作。一是因為太累了,精力不夠,也厭倦了各種應酬;二是我自己所學的書法專業需要充足的時間去臨摹,去創作,再這樣下去,我會廢掉的。

現在的書法家,僅會寫一種或兩種書體,已自稱大家。但我的老師非但體體到位,筆筆到位。還能融會貫通并具有個人特色。而老師竟不自我標榜和炫耀。

        大一軍訓結束後,我就開始在週末時間去一些書法培訓機構代課,教小學生寫毛筆字,一方面完成了我長大要做老師的夢想,一方面也為自己賺取一點生活費,減輕家裡的負擔。這樣一晃就是四年,起初在義烏工作了一年,後來換到慈溪又代了三年,期間把大學的學費和生活費都賺了回來。除了大一開學時的學費是從家裡拿的以外,後面三年的學費加四年的生活費幾乎都是自己打工賺來的。

老師在從一名書法愛好者到篆刻家和書法家的歷程中,付出了多么大的努力和心血!花甲之年,還在孜孜不倦的揣摩古人,研究古人,借鑒古人,還在一步一個脚印地攀登中國書法篆刻藝術的高峰。(實際上老師已經走在前面)這種堅韌不拔的精神是今天急功近利之人不可望其項背的原因。

        剛開始,除了爺爺以外,全家沒有一個人支持我。一是沒聽說過學書法還能考大學,還有就是家裡是種地的,沒有什麼錢,也都聽說過學藝術就是燒錢。我的性子比較倔強,又處於青春期,叛逆心理下硬是不顧家人的反對,毅然決然地去學了書法,為此父親還專門跑到學校去找過領導。

從漢隸說,老師的隸書,熔張遷、衡方、曹全、石門頌、漢簡為一爐,有似摩崖,有似廟堂,有似表頌,哪一幅不具漢人之氣象。

       到了杭州,就住在郊區的一個村子里,相比於市區,那裡的物價和消費水平相對低一點,然後就開始了沒日沒夜的集訓,每天從早到晚,除了五體書法還有篆刻和古代漢語課程。王學增老師非常負責,經常上課到凌晨一兩點。但是當時我學習不太刻苦,除了愛看小說以外,又迷上了上網。我所說的上網並不是玩遊戲之類的,而是每天在書法江湖論壇上泡著,剛開始只是瀏覽,看各種帖子,後來學會了發帖,開始上傳一些自己的書法練習求指點,再後來開始蒐集全國各大高校的招生信息,發佈匯總,甚至還被推選為論壇的版主。一時間,我的網名「雲天逸」在江湖上也算小有名氣。

    九十年代,得識鄭尓非,知道他是已故篆刻大家藍雲先生的入室高足,他在天津古文化街開講篆刻課,我是參加者。

鞠雲停

 图片 1

         本科前三年我以正書為主,偏攻小篆;四年級轉習行草,以米芾、黃庭堅和王鐸為宗,卻僅得皮毛;篆刻多習漢印,偶涉讓翁。所學既雜且淺,能走到今天這一步,離不開老師們的提攜和愛護,離不開中國美術學院優秀的教學傳統,更離不開親友們的關心與支持,「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2010年的那個暑假我記不太清怎麼度過的了,只記得從知道美院成績到美院九月份開學軍訓,我的體重從140斤飆升到了180斤,而且一直到現在,這個數字都沒有再回去。

通過學習,我們進步很大,很多學員加入了天津印社,有的還成爲當今印壇的佼佼者。我對鄭老師的初步印象是:真誠、實在、好交,知識面博。是一位真正的篆刻家。

現為:

從楷書講,老師的顏、褚、柳、唐人墓志哪一幅不是精品。

       最初,與書法結緣的契機是2007年的秋天,我當時讀高三,因為文化課成績不好,考不上重點本科,然後學校里的老師動員我們去學藝術,如美術、音樂、書法等。可能是感覺書法就是寫毛筆字,比較簡單吧,就鬼使神差地選擇了學書法。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的爺爺。有小學文化的爺爺,在那個年代,絕對算得上是高學歷,年輕時在村子里做會計,因為會寫毛筆字,村子里一旦誰家有個紅白喜事,都要請他去寫幾幅對聯,除了能換來幾包煙抽,還感覺挺風光的。可能是遺傳了爺爺的基因,也可能是有點虛榮心作祟,我就選擇了書法這條路。

又隔幾年,聽說老師在鼓樓文化商業街有工作間,就携友去拜訪。約三十多平米的室內挂滿了老師的書法作品,有唐楷八條屏、漢隸四條屏等大幅巨作,還有漢篆磚文,六朝多體墓志等系列作品,還有幾幅精致的不同體的小楷作品,簡直是從古至今的書法陳列,我感到震驚,這竟出自老師一人之手!

        在此,感謝張愛國老師為我作序,感謝沈浩、沈樂平、戴家妙、鲁大东、唐楷之、杨雯、梁小鈞、丁万里、王佳宁、王學增等多位老師為我點評,感謝陳小山、吴一凡、石连坤、袁銳、龔領、李从众、高天赐等諸位兄弟為我作文。師友們的關懷情深意重,再次表示萬分感謝!

 

孔子文化藝術研究會理事

擘窠大字,老師寫之更是得心應手,顏體,北碑,氣勢宏偉,漢隸,繆篆更是樸茂跌宕,氣象萬千。

       當拿到老師幫忙買的火車票,我才知道原來中國美術學院在杭州。當時要一起去學習的還有另外兩個同學。一個叫馮彥芹,一個叫袁恩東。他們現在一個是中國美術學院本科畢業又考了碩士,一個是浙江大學畢業保送研究生。當年李廣濤老師帶著我們三個南下杭州,像極了西遊記里的師徒四人。

我愛好篆刻,平日也經常握刀奏石,聽了老師兩年近六十課時的篆刻講座才感覺自己真正進入了篆刻之門。

         2015年7月23日,鞠雲停定稿於停雲館

欣聞老師書法篆刻集出版,在此祝賀。祝願老師多出藝術精品,永葆健康,永葆藝術青春。

       聊城大學書法系畢業的李廣濤老師是我們高中的專職書法老師,書法寫得非常好,當時一度是我們崇拜的偶像。聽說我們有外出學習的想法後,李老師說他的一個高中同學,是中國美術學院書法系畢業的,也做書法培訓,推薦我們去他那裡學習。中央美術學院和中國美術學院,那相當於藝術院校裡面的清華北大啊,心裡除了憧憬之外,沒有一丁點的希望認為自己有一天能考進去。後來想想,要學就要學最好的,反正都在北京(當時以為中國美術學院也在北京),去哪學都行。

老師寫伊秉綬隸書,也是別出機杼,今人寫之,不飄即板,而老師寫之,沉重渾厚,頗有銅鐘大呂之氣概,興伊筆道何其神似。但字的造型比之又美了很多。我才明白老師是在寫伊中結合了黃牧甫。后來又看到老師伊黃加夏承的寫法。老師告訴我這是即興寫之。

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

總之老師的印得益于其書法,而書法又得益于其印學。難怪藍老先生在世時曾贊嘆曰“尓非是今后書壇,印壇一大家。非但是天津的,而且是全國的。”

日新書會會員

鄭老師講課不帶講義,但內容嚴謹,涉獵廣泛,深入淺出。比喻准確,生動幽默,根據學員的實際情況逐漸深入地進行指導和講解,用他的話說他講課是“鬼附體”。即以藍老先生的篆刻理念爲根基,用自己的理解和實踐來教學。

       也是在大一開始,我重新回到書法江湖論壇做版主,同時還兼任數個書法網站的版主。除了發佈藝考信息以外,也開始關注全國各大展賽信息,並從2012年開始陸續參加了一些小型的書法比賽,並偶爾獲獎入展。也是在2012年,我開辦了自己的工作室,用來幫助像我一樣有志於報考全國各大美院的學生完成夢想,也陸續有學員考入中國美術學院、西安美術學院、南京藝術學院、蘭亭書法藝術學院等各大高校。2013年春天,我本科三年級,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里連續入展了中國書法家協會主辦的全國第二屆篆書展和全國首屆楷書展,具備了中國書協會員資格。

鄭老師的藝術成就來自于他的執著,來自于他幾十年如一日的謹遵師教,來自于他的“尓非”即自我否定的藝術理念,來自于他力爭與古人比肩争高下的雄心壯志。

浙江省青年書法家協會理事

十年后,我和學長相約拜訪老師,老師家中挂的四條屏深深的吸引了我,這是老師親手寫的,才知道老師在書法上的非凡造詣。四條屏用四種書體來寫。嚴格的說五種書體,依次爲顏楷、漢隸、北碑、晋經,因內容是道德經四章,帶釋文,釋文全用小楷行書寫就,那特有的高古氣,金石氣,使人不得不佩服。才知我的老師非但是津門杰出的篆刻家而且是杰出的書法家。

       回到家裡跟家人一商量,一下子就炸開了鍋了。說當時不讓我去學書法就是怕有這一天,家裡一個月收入才一兩千塊錢,還不夠我一個月花的呢……為此我和家裡大吵了一架,然後自己一個人躺床上生氣去了。過了一個多小時,母親推門進來,說和父親商量了一下,畢竟只有我一個孩子,既然想出去學習,那就出去看看吧,先學一個月試試,不行的話再回來。這樣,我才有了出去的機會。

本文由永利手机网站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這幾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