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手机网站 > 律法谈话 > 武校毕业生受雇结伙扒车盗煤被判刑3年

武校毕业生受雇结伙扒车盗煤被判刑3年

2020-04-02 21:17

北京市高级法院下属天津铁路运输法院审理此案时,潘某父亲称,潘某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是阴历,作案时其未满16岁,不应追究法律责任。潘父还出示了村委会证明。

  1. 借款利息

经调查,村支书表示,他并不清楚潘某实际年龄,但潘父来找他帮忙,且没说明用途,便给开了证明。

幸运的是,律师在潘某提交的证据中找到了突破口,潘某提交的证据(5),这份收条的落款时间疑似被篡改,通过笔迹鉴定,该份收条的真实时间确实被篡改了。法官最终通过交易习惯、合理性等角度肯定了王某关于“收条是针对银行转账凭证所出具”的主张,还原了本案真相。

16岁少年潘某从武校毕业后受雇结伙扒车盗煤,庭审过程中,潘父为儿子提供假的年龄证明,希望不追究其法律责任。但经法庭查证,潘某作案时已满16岁,最终以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8000元。

按照借条约定的利息及潘某还款的金额和时间计算,截至起诉之日,潘某还欠王某本息33万余元。然而,潘某在法庭上辩解说他不仅已经还清借款而且已经多付了4万多元利息。潘某为了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法庭提交了如下证据:(1)2010年7月银行转账5万元的汇款凭证;(2)2010年12月委托第三方银行转账10万元的汇款凭证;(3)2011年2月银行转账25万元的汇款凭证;(4)落款时间为2010年12月、金额为10万元的收条;(5)落款时间为2011年12月、金额为25万元的收条;(6)2010年12月银行现金取款10万元的凭证;(7)2011年12月银行取款25万元的凭证。用这些证据证明潘某已连本带息共还款75万元,其中银行转账还款40万元,现金还款35万元,有收条及款项来源证明。

法庭认为潘某犯罪时已满16岁,作出如上判决。

【法律分析】

据公诉机关指控,潘某从少林武校毕业后,一直想找点活干。后来经人介绍,他同意为1个“老板”盗煤。2008年12月16日到21日,在铁路蓟港线天津市津南区附近铁道边,潘某伙同其他6人扒车卸煤,连续6天作案,盗窃物品价值2.88万元。潘某分得赃款1245元。

出借人应保留借款人身份信息的证明文件,以防纠纷产生时方便追偿。借款人是个人的,应保留借款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借款人是单位的,要保留该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件(需盖公章)。

首先,借款用途必须是合法的。

  1. 收条的正确出具

总金额为35万元的两张收条,是如潘某所说的现金还款的收据?还是王某所说的,是针对银行转账出具的收据,不存在现金还款?

  1. 借款用途

仅从潘某的举证来看,的确如其所说已经超额还款。而王某坚持主张自己没有收到过潘某的现金还款,收条是针对银行转账出具的,并不是现金还款的收据。

2009年7月,潘某向王某借了50万元人民币,双方在借条中约定:“今向王某借款50万元,利息2%计,按月计息,提前一个月通知还款”。王某在借条签订当天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支付给潘某50万元,并在2010年年初通知潘某还款。潘某在2010年7月、12月和2011年2月分别还款5万元、10万元和25万元,在最后一次还款后,潘某让王某对之前的三次还款分别出具了收条,收条中包含金额、收款日期及王某的签字。之后,王某再也没有收到潘某的还款,于是他把潘某告上了法庭。

如果出借人担心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可以要求借款人提供担保。需要注意的是,在借款关系中,仅起联系、介绍作用的人,不承担保证责任。对债务的履行确有保证意思表示的,应认定为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

虽然本案最终尘埃落定,但在民间借款日益频繁的当下,我们有必要从这一案例中吸取经验教训,掌握民间借款行为中必备的法律知识

本文由永利手机网站发布于律法谈话,转载请注明出处:武校毕业生受雇结伙扒车盗煤被判刑3年

关键词: